三本超好看的小说哦《穿越之傻王哑妃》上榜啦


更新时间:2019-07-11

  4887雷锋报,亲爱的书虫们很开心又和你们见面了,小编每天都给大家更新精彩内容。现在就让小编给大家推荐给以下精彩的内容部分吧,大家这下可以尽情的赏阅了!精彩剧情:凌寒彻,停了停接着说“淑妃她成功怀有龙嗣,皇上还宠幸了那几个宫女,后来,淑妃的胎儿不知为何没保住,淑妃说是其他嫔妃,用毒杀了她的孩儿,老是哭哭啼啼的,皇上对她厌烦不已,从此不再搭理她,倒是有一位宫女,怀胎十月替皇上生了个儿子,皇上龙颜大悦,将人鱼族进贡的,玲珑翡翠玉佩,送给这个宫女”凌寒彻神神秘秘地说“这事后来叫皇后知道了,皇后娘娘醋坛子打翻了,要整死那母子俩,淑妃居然敢跟皇后作对,偷偷放走了宫女母子二人,皇上知道这事,估计觉得理亏一直没说什么,但是,对淑妃的态度好了很多,十七年前,魔兽再度作乱,皇上回宫后性情大变,后宫很多嫔妃都无端惨死,皇后也得了恶疾,皇上对皇后不理不睬,只宠爱鱼贵妃,让淑妃协助鱼贵妃管理后宫” 凌寒彻将声音压得更低,轻声说“哥,如果望星说的是真的,那望星可能是咱们的皇叔,我们可以利用这次大婚,到帝都觐见皇上的机会,带上望星,如果皇上对玉佩毫无反应,那就九不离十了,如果皇上知道这事,确认望星的身份,那么就剩下最后一种解释” 凌风点了点头没有回答,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 相府后院,燕雨进了望星的房间,找到了药箱,打开药箱一看,顿时傻了眼。 燕雨按住传心石,暗问“喂,逍遥,那个是金创药” 逍遥毫无反应,燕雨灵机一动笑着说“殿下,你不是问臣妾,怎么知道逍遥宫主吗,臣妾现在就告诉殿下……” “哼,你等异世界之人,都如此忘恩负义,胆敢恶意诋毁本尊,早知如此,本尊就不派天极,前去解救你等了”逍遥冷冷地说 “呵呵呵,逍遥大帅哥,高大上的逍遥宫主,你不是大量得把肚皮撑破了吗?咦,这话又不对头了”燕雨急忙解释。 “愚蠢,是宰相肚里能撑船”逍遥冷声。精彩剧情:看着赵氏,像看一个小丑一般,“她差点把我折磨死,我为什么要孝敬她?倒是你,如果想做好媳妇,你手里不是有钱么,那种去村口铺子,买上一些红糖,回家融水给她吃呀!”朱小说完,拎着朝院子走,走了几步,回头对赵氏说道,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你自己都做不到,别来要求我,我绝对不会答应你无理的要求!” “你,你……”赵氏气的面红耳赤,又是心虚。 怕被朱小知道,她拿钱去买了糖,却一点没给招娣喝,扬起手上前就要给朱小一巴掌。 朱小退后几步,冷冷的看着她,“我说过,谁敢骂我,我定不轻饶,谁敢打我,我十倍还之,你十月怀胎生了我,我感激你,但并不代表,你就可以无缘无故的打我,你想做孝媳,尽管去做,不要拉上我!”说完愤然离开。 留赵氏仰着手站在原地,好一会才慢慢的落下去。 坐在凳子上,呜咽出声,“我是造了什么孽,竟生了这样子一个逆女!” “咳咳!” 卢氏站在一边,轻轻磕了出声。 吓的赵氏颤了一下,扭头看去,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,“娘!” “唉!”卢氏装模作样叹息一声,颤颤巍巍走到赵氏跟前,看着赵氏低眉顺眼的样子,心中冷笑。 真真没用的紧,连个丫头片子都收拾不了。 内心鄙夷,面上还笑的和蔼,“小小这孩子,真真是不孝顺,我这老婆子便罢了,终归是我以前对不住她,她恨我是应该的,可你不一样,你是她娘,十月怀胎生下她,她怎么能这样子对你!” “……” 面对卢氏的挑拨离间,赵氏红了眼。 “娘,我……” “好了好了,这事我不会告诉别人,你快去煮饭吧!” 卢氏想的明白,只要早早把饭煮好,朱二郎回来就不会再抓鸡杀。精彩剧情:言罢,宋嬷嬷也不等凤云昔反应过来就转身走。凤云昔对宋嬷嬷的这个态度并没有意外,白家能够让她平平静静的回去,于很多世家而言已算是最好的了。 若放在谢家,凤云昔要是真招惹了谢奕那类人,沈氏就真的会让她有进无出。 如果不是她命大,早就交待在谢家了。 凤云昔摇了摇头,转身走出月门是一处僻静的小院,小院斜对就是一个小后门了。 只是 凤云昔定住身形,凝望眼前那抹玄色身影。 风无声自动,撩动他鬓角垂落的墨发,玉冠束在一头的墨发上,比他脸上的面具还要扎眼。 他回头看来。 猝不及防,凤云昔看到那一双幽潭如墨的瞳眸,映进自己真切的影子。 倏然,心间一跳。 不像夜里所见的那样,眼前这人真真切切的站在她的身前不远。 锐冷的下巴线,轻轻一抬,仿佛就能割人皮肤。 凤云昔略一迟疑,垂眸轻声说“见过贵人。” “你还识得我。” 低醇独特的嗓音撩过凤云昔的心尖,如同上次那样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。 即使现在凤云昔不去看他,也能从声音中辨认出他就是那个人。 “自然识得。” 话音落,就见那高大的身影突然往前移动两步,视线并没有从她身上移开,只闻他道“你的眉眼让我觉得几分熟识。” 凤云昔挑动眉心,抬眸望过来。 忽然,她的身后有一条影子掠了进来,看到面具男子,彧风狠松了口气。 看到站在小院内的凤云昔,彧风顿时就不悦。 这个女人还没放弃接近主子吗 凤云昔微笑,道“贵人的搭讪手段,并不高明。” 话落,凤云昔直身再轻轻作揖,然后不留半步的转身而去。 男人略一思索回过味,那薄薄的唇就勾起了。 可把彧风吓得半死,忙道“主子,已经有他的行踪了。” “说说。” 男子慢不经心,似乎不关心此行的目的,如寒潭封冻的眸,静静投视向那个小门。 而那里,只有一道虚虚而远去的倩影。小编的推荐到今天就结束了,这些非常精彩的推荐赶快加入你的书架吧?假如你喜欢小编的介绍,还有你看后是什么感想呢?在下方留言区写下你自己的看法和点赞。